打印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1-1框架
查看: 550|回复: 37

安东尼奥尼的费拉拉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0

好友

9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22 23:54:23 |显示全部楼层
  而终究风流云散,一阵风由几度巷中吹过,既是扑面风土,也是绝尘而去。即使在阳光下依然阴郁的费拉拉,空旷的广场,僵死的贵族的城堡,风不曾耳语过多的秘密,几度巷究竟几度。
  在波河平原上延宕——
  虫鸟立身欢迎闪电王子
  那曾在绵绵山岭中溶化的
  那锦绣的宫廷里,也住着锦绣的诗人、画家和音乐家,费拉拉曾是十五、十六世纪意大利的文化艺术中心之一,可比肩罗马、米兰、佛罗伦萨等传统文艺中心。起因于阿芳宋一世的父亲Ercoled’Este是继美第奇家族之后、在十五世纪晚期到十六世纪早期意大利最重要的艺术赞助人之一。欧洲各地的作曲家都聚集于此,而这里的画家也同当时的弗莱芒画家建立了遥远而亲切的联系,一种异于意大利血缘的色彩技巧涌来费拉拉。其子阿芳宋一世则将费拉拉变成意大利的鲁特琴中心,他和Lucrezia在鲁特琴边倾听的样子,是否如画像上的神情。著名的意大利诗人塔索,则是日后阿方宋二世的门客,彼时,费拉拉的声誉和已提高到顶点——
  没有冬雾,我在费拉拉一个夏日的清晨醒来,整座城市也在苏醒,我站在Este中心广场城堡的对面,看银燕群般的自行车驶过。是的,这个城市以自行车著名。安东尼奥尼曾着迷二战前的自行车工厂女工,两颊红润,笑声明亮,全不顾身边的力量在温和酝酿。“近黄昏的时候,较低阶层的女孩踩着脚踏车离开工厂,她们的裙子在风中飞扬。有许多女孩很漂亮,漂亮是因为快乐,快乐则是因为她们要去会见在旧城墙上或城墙后苎麻田里的男朋友。”
  她在闪闪淡淡的花芯中想
  国王和,都是由踩高跷者举起来的,一颠一簸,在灯光下跳跃着行走。这一队是来自西班牙的Fellera,踩着一种类似长弹弓的金属高跷,又有人在队伍前头扮成各式民间人物的,奏着一种民间风味化了的军鼓乐,都跳着西班牙传统的舞快节奏奔走。队伍安东尼奥尼的费拉拉前的大头爷爷和大头奶奶弯下腰亲吻对方,手拎长扫帚的老大爷跑上来握我的手说HolaHola(西班牙语,意为“你好”)。
  石之海
  一地或是一生,无非一旅。则费拉拉是我的时光之衫上一粒久缀的宝珠子,每每凝目看去,总有云霓氤氲绕着它的宝色。变幻,我喜欢那些自己拜访过当地墓园的地方,有如深嗅过那块土地上沉积的古老气味,未必如腐叶岩积,也可清新如朝霞。唯有如此,广场上正在欢腾的一场节庆,所有的沉醉和笑声,才是本城可亲昵的皮肤,才是由有光源的地方放散出来的彩线,疯狂才祛除了怨毒,纵情而不必慌张。
  费拉拉(意大利语:Ferrara)位于意大利伊米利亚地区的东北部,距威尼斯约92公里。费拉拉建立于公元前6至7世纪,是文艺复兴时期发展起来的文化和艺术古城,现为费拉拉省的首府。费拉拉以其美丽的风景和丰富的世界遗产著称。
  对,就在前面,我在上班。
  “费拉拉的美由此而生,它低徊,盘旋不去,却比和维持得更久,这是一个错后的城市,待水晶消失才被允许打开魔盒,而这一切之上,费拉拉,又总有另一双眼在大雾中看你。”
  坠玉碎也坠顽石
  Viadellavolta,我会叫它几度巷。
  去哪喝?
  费拉拉
  鳞片就这样脱在身后,鱼的肉,带着它的尚且不肯出脱的细骨,越行越远了。
  。
  他为何离开
  清晨与昨夜
  本期导读
  但万云之上
  在明光中向它投下自己的深吻
  哪里转来一位将醒未醒的费拉拉版TomWaits,自行车后座压着工具箱,捆一瓶威士忌。他的自行车和工具箱,都和他的背一样老而失修,还带着夜晚的神采,就像舞台上一边旋转、一边为自己老蛇样的身子洒下亮晶晶彩屑的TomWaits,永远会把白天当作午夜。
  她边想边起身
  还是安东尼奥尼
  节日到来之前的最后一个下午,百十人在广场上无所事事,梦幻如一场可被预知的暴风雨,将在入夜时席卷费拉拉。这样的一个下午,人们都友好,店铺都关门。中世纪的城堡、市政厅和为广场带来只属于那个下午的阴影,陈旧又焕然一新。我在广场上写诗,把这阔大的阴郁擦亮。
  在一个有雾的早晨,她走出翁布里亚的绵绵山意,来到费拉拉。在她的眼中,“费拉拉就是一座有着灰蓝色影子的大城。”她写道:“那影子无限延宕在波河平原上,是它的第二重雾。在别的城市里,雾总是缠搅,你我不分,尽管往一处迷去。费拉拉的雾却彼此分离,你可以说它因此而,也可以说它欠乏一种决断力。”
  不爱大地,就不会这样
  寻安东尼奥尼墓而不遇,但我们其实早在到达费拉拉的第一天就遇见他,这位老海兽,睿智,冷峻,潜伏在工业城市费拉拉的烟囱边像一团尚未散去的青雾。这次说的费拉拉,是那个有着古堡、、文艺复兴的小巷城区之外的广大的工业城市。我们在初初抵达时从巴士上下来,沿着设了铁栏杆的人行走啊走,踩滑轮的短裙胖女孩一闪而过了,疲惫的青年在摩托上驮着他的日常负担过了,尘烟过了,烟囱和烟囱,加油站和加油站,新式的公寓楼群,还在一团尚未散去的青雾里。荒凉的大马和大草坪,这是安东尼奥尼的“红色沙漠”,其实也是他很多电影的潜在背景,青冷、干燥、在压抑中维持着可塑性的西欧工业文明场景,身份、情爱、心理危机都在其中上演。如今,这典型的安东尼奥尼式场景就在我们眼前,我们呼吸着它干燥、甚至有些燥烈的空气,一奔赶……
  他袭一身紫晶劈入
  我在它里面不见尽头地走着,过一重又一重石头拱门,我想起在佩鲁贾时和乔万尼玩语言游戏,跟他说“乔万尼”就是一万个女(pretendingtobeonehundrednuns),他听得很开心。可是没有跟他解释“谁家院”,也同样无释此地这个“几度”,几度,多少次呢?多少次却也说不完。若是在东方,度了几多座桥呢,几度巷以这些不见尽头的古老拱门著称,你正穿过一个姑娘绵长的腰腹,她最细软的时光,CastleEstense古堡在大广场等候着那个来临终点的身姿。
  阔大的草地打断了凸凹波浪,墓园就是石之海的一处彼岸。我们泊航靠岸,远远看见八棵落地松,修剪成裙裾的模样,很浑厚,是老童话里厨娘穿的那种。它们四棵、四棵围在一起,铺在碎金草茸上的阴影就像厚厚的大百合。跑进去,才发现每四棵里面围着的都是一块墓碑,大百合不会再凋谢了的花芯。我们穿绕这前庭,沿院风格的围廊走入的墓群去。
  他在广场上画她
  于是一转弯走到空气活络的小巷里去,盘旋无尽地乱转,怎么走都是旧石头配新皮肤。我愿意相信那个在咖啡馆门口抽烟的女老板,她的脸同清晨一样野心勃勃;还有那推婴儿车过的少女,精明于调控自己生活的灯泡;杂货店伙计的身体显然还未从前一个夜晚醒来,他的心依然在沉醉……我也被他们带动着,大口大口深深地呼吸起这清晨的空气来,鱼一样穿过一条又一条小巷,自行车叮铃铃,是水底灵光闪闪的鳞。
  宫后花草
  费拉拉一身灰
  特约撰稿曹疏影本版摄影廖伟棠
  我喜欢那个在黑夜中般出现的高个子,总有三层楼那么高,金冠闪闪,木头脸又是严肃又是慈善,旧粉衫裙和一长开去的木板身材在空中飘来飘去,旁边是她的夫君,带着国王的王冠和令牌,金红丝绒缀着明的绦线,更把映衬得素朴、温善。她是那种会帮助受伤的小鸟的吧,自己的心也孩子式的纯善。大家对她的热爱也是纯善的,都是夜空中的童话。
  不了,谢谢。任何一个旅人都会把你好和谢谢说得最顺口,再加一个微笑,老蛇蜕不去午夜的皮囊,而费拉拉不应有一个属于清晨的开始。我张望眼,大在尽头的隐隐晨雾里,我在前一天已去过那里,一个在中世纪的骨架上被层层添加繁复花边的地方,中世纪面目模糊的怪兽从巴洛克的泥金中露头,白袍修女是摆向我们时代的尖针。
  真正的梦幻在傍晚到来了,它潮涌而至,先是了广场上与阴影的界限,然后点燃了花火。中世纪,聚集在城堡和城墙外的下等人,总有他们自己一套纵性狂欢的方式,每一天都是,而每一刻都是新生。而我们遇见的是这欢庆的二十一世纪的版本:费拉拉每年一次的BuskersFestival(街头艺术节)。
  我们在一处街口被街头剧场横腰拦住了,他们自称恐怖露天舞场,乐队名则叫XtravaganceCore。穿红色紫色粉色长筒袜的打赤膊男孩们,在给纸盒里的同伴做手术,受伤的布娃娃、长臂猴子、兔耳朵吸管和一千种奇怪的雪花被剖出来了,纷纷扬扬满天都是,冷血外科医生在手术服下全是恶搞的道具,疯狂的祭祀仪式里全是。他们的现场音乐混杂了硬核朋克和即兴爵士,一个界的青春马戏团。这个马戏团又如涟漪般在街头扩散而去,乐队把纸盒里喷射出来的小乐器,口哨、铃鼓,交给观众,我由此得到一只粉紫色的小哨子,回去的上哔哔哔吹过很多条小巷……
  几度巷
  ?
  嗯,也不全是……但总之,我这有瓶好酒。
  你在做什么,当修理工吗?
  故事都完结在十六世纪,文艺复兴的年代里。Estense城堡比别处的方正,阔大,有小拱桥在拱墙下如嘴角下弯,仿似两个不高兴迭在一处。我想象Lucrezia在这里度过的岁月,远离罗马地,她此地,成为女堡主。她那一身来自教廷的奢华和媚态,当启动了这个波河平原坚固城堡里的多少心思。而如今越走近这森严城堡,越能感受到两位曾经的堡主那煞白的目光,虽然城堡早被费拉拉市征为公用机构,举办艺术节和展览等活动,但在这固若金汤的砖楼中,阿芳宋一世和Lucrezia的魂灵仍如两只煞白玩偶游荡于拱门下的一阵酸风中,池水的一阵悸颤里,更加坚固森严的里那无穷无尽的悲怨中间——而那本来是为城堡上珠宝、吟诗畅饮的锦绣人们无暇想及的地方。
  此处重新凝起
  风物辞典
  各地的艺人都赶来这里的街头表演、游嬉。广场上的口豁然缤纷起来,吞剑玩火球的、扮印度女人跳肚皮舞的、扮成流动芭蕾八音盒的、用脚上的滑轮鞋当笔在地上涂抹风景画的……一会又都跑过去围着一个扑克牌西装魔术师,他在自己的摩托车上套了数不清的套圈和鲜花,在真手和无数只假手里隐藏了那么多只白鸽和兔子,扑楞楞放一只,小孩子张着嘴望向夜空去。
  我们在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大上走着,叫做“石之海”,我由一块小木牌上发现。真的很象海,岸边立着一座外壁镶满石头钻石的——钻石宫,也是电影《云上的日子》里,有这座反复出现,每一块立面钻石都硌着那里面男人和女人的隐痛。而眼前,有少年骑单车格楞楞楞过钻石宫,起伏如被硬波浪硌伤的新船。单车篮里的小狗卷耳卷脸蛋,对着夕阳乱叫一气。固体的海,我们想象过很多,有一个是绸子海,本来是一只离家出走的兔子的包袱皮,兔子走累的时候,就会摊开这片绸子海,在它旁边坐上一小会。我们在石之海的侧腹中行走,想象自己是巨大的海兽,被夕阳照得通体透亮。两只海兽是看另一只老海兽去——安东尼奥尼,我们知道他的墓地,就在这石之海尽头的一处墓园。
  1912年,电影大师安东尼奥尼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历史名城费拉拉。1995年,耄耋之年的安东尼奥利与导演维姆·文德斯合作,拍摄了一部缥缈的电影《云上的日子》,其中有一段便在费拉拉取景。
  边起身边穿过一万重璇玑雾
  Ciao,buonamattina。(早上好)
  无物可以投影、留吻、言爱处
  在我对面,一个男孩在他的女友身边画她,他们背倚城墙,女友身上闪着一连串光阴的小暗环……她是有故事的,但只诉诸与他相异的语言。她用那陌生的语言击打心中嵌落的石头,他就把此时空画成无时空,那个下午因此端坐在一面的银镜子中央,平静地凝聚着所有不愿流动的光阴。
  若在中国,这多么像是姜文版本青春悸动的上世纪七十年代……而眼前的情景则相反,自行车上的每一具都鲜活无比,比自行车本身更有存在感,在清晨的风中熠熠如被拂动的鸟羽。十五世纪的Este城堡是他们的背景,我沉醉地看着这一切,直到突然有人在我身边停下。
  一起喝酒吗,姑娘?
  把你扔上去然后忘记
  夜空中仿似什么都在溶化,庞然星球们聚拢而来,一块星球粘糖制成的甜甜圈在黑洞洞的中所有人,一忽又呼啸分崩离析,带着口感的甜意。费拉拉的Buskers夜晚便是如此,魅惑而清新,所有人在黑夜中互相信任,心带地奔向孩子般的快乐。那在夜里推着一自行车篮筐鲜花回家的女孩,在蓝调OneManBand前停下脚步,小男孩被学MichaelJackson的老鼠木偶吸引得咯咯直笑,改装成摩托车的小提琴加速燃烧自己的小夜曲。
  在这部电影里,用诗人曹疏影的话来说,费拉拉被表现为“一个没有决断力的城市”。“‘那时候费拉拉有股神秘迷人的气质,混合了漫不经心和贵族的气息’,它色调青冷,人们穿阴郁的绿裤子,在冬雾里走得慢吞吞。影片中费拉拉式的爱情要么还未到来,便已消散,要么不断延宕,错过——甚至连对的预期都没有。那样的一场感情,如同婚礼上脸色淡然的新娘。”
  他一头钻入钻石宫
  眼前的墓群,比我去过的巴黎几处墓园都更加致密,也更加隐密,墓碑彼此掩映,有的已残损,有的雕蔓挽花由泥土中腾空而起,有形形色色的雕塑——青苔长在的眼窝里,也有挂铸花铁锁的石屋,通常是给一个家族的亡灵居住的,也许一直通到地下……黄昏下淡金的薄雾在群墓中间轻曼,蜥蜴窸窣爬窜,猛回头,却是黑猫一闪而过。雾幔中有鲜花和塑料花偶露峥嵘,那塑料的色泽,鲜粉与翠白,在黄昏中特别刺眼。
  来到费拉拉
  古堡里住着阿芳宋一世和的私生女LucreziaBorgia。男的善战,女的清媚,他们的故事说不完,尤其是Lucrezia的身世,她的极世美貌与同父兄的,她的聪慧执拗和她的私生子。她在画像上清腻恹恹,如被好事者反复掀开的花边。
  我们在薄金草茎映照着的墓丛间走来走去,希望能找到安东尼奥尼那只老海兽的名字。但也许这几个相对荒芜的中庭墓场压根不会有他的名字,转望眼,却见开敞无遮的厅堂内摆满骨灰瓮,厅堂很高,烟雾弥漫,里面骨灰瓮贴地儿放,一重重望不到边际,无尽的白烛在闪烁,烟幕里黑缎带兀自飘来飘去,看得人一阵,几只黑猫倒在里面行走如家常,累了就倒卧在某只罐子旁,用绿眼睛从烛雾中射过来望住你。我们安慰自己说大导演的墓也不会在这里散乱摆放的罐子中间,必是有一处稍为的所在,但眼见夕阳迅速埋入夜幕,我们加快了离开墓群和瓮罐的脚步。在墓园的出口,一个手牵黑狗的黑衬衫男人在散步,我闭目呼吸,在自己的旅行中嗅到无数亡魂生涯羁旅的气味。
成人用品 www.2s.tv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广告服务 翻译 公司注册 税务代理 人事代理 劳务外包 水环式真空泵 真空泵维修 真空泵油 罗茨真空泵 旋片式真空泵 螺杆真空泵 包装袋 塑料袋 无纺布袋 礼品盒 胶带 胶纸 打印机 复印机 墨盒 硒鼓 色带 复印纸 安防监控系统 安防监控公司 安防监控设备 安防监控工程 安防监控产品 安防监控网 食品机械网 食品机械与设备 膨化食品机械 食品机械设备 食品机械 包装与食品机械 喷码机价格 喷码机品牌 喷码机厂家 手持喷码机 喷码机耗材 激光喷码机 保温材料 岩棉 酚醛板 玻璃棉 硅酸铝 水泥 二手制冷设备 冷库制冷设备 制冷设备维修 工业制冷设备 制冷设备销售 小型制冷设备报价 游戏 单机游戏 游戏名字 游戏排行榜 游戏人生 好玩的游戏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性用品 催情香水 游戏 保温材料 喷码机 食品机械 安防监控 复印机 包装袋 广告服务 真空泵 制冷设备 石材 汽车用品 物流设备
飞机杯 延时喷剂 女优名器 臀胸倒模 助勃增大 充气娃娃 锁精套环 前列腺 实体玩偶 女性用品 按摩棒 仿真阳具 转珠棒 G点震动棒 性爱机器 跳蛋 AV震动棒 双乳刺激 后庭拉珠 充气男人 私处挑逗 情趣服饰 性感裙装 情趣内裤 三点激情 连体网衣 情趣丝袜 制服诱惑 双人情趣 男女共震 同性用品 SM套装 调教工具 乳夹口塞 体位道具 后庭肛塞 贞操裤 助情保健 延时喷剂 女用催欲 催情香水 润滑液 人体润滑 唇吸润滑 后庭润滑 防过敏 玩具清洗 避孕套 超薄体贴 创意时尚 冰火果味 浮点颗粒 超凡持久 螺纹刺激 超值组合 丰胸缩阴 缩阴养颜 丰胸美胸 私处护理 成人用品排行 火爆情趣内衣 火爆延时喷剂 女性仿真倒模 女用自慰器 飞机杯自慰器 男根增大 能否给我个家 男性用品 女性用品 助情保健 情趣内衣 飞机杯 仿真阳具 双人情趣 震动棒

Archiver|手机版|成人用品

GMT+8, 2021-10-28 08:53 , Processed in 0.087460 second(s), 25 queries .

网站地图

回顶部





http://qfz360.cn/thread-4474-1-1.html